Go to Top

有些奢侈品,实诚到生命里

这些年里,我成为了一个充满激情的、义务心理咨询师推销员,推销效果还不错,至今为止,我已经至少把五六个朋友送进了咨询室,我目前也有四个长程的来访者。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或者说,为什么我如此热衷于做这件事情?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对于心理咨询这件事情的认识,带有一个医生的天然的客观和无偏见。

据我所知,这个社会上绝大部分的人,对心理咨询都是有偏见的——需要做心理咨询的人,恐怕都是神经病吧?甚至某心理学网站的创始人,自己抑郁的时候,都羞于去找咨询师咨询。

而事实是怎样呢?在我去参加二级心理咨询师考试培训班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咨询师面对的是正常人群里心理不健康状况的那一部分人,而远非我们之前想象中的精神病人。

如果是精神分裂症、躁狂症等严重的精神病人,是必须限制活动范围,留在精神病院或者精神科,找精神科的医生做治疗的。我们这些正常人,吵离婚、陪孩子做作业到抓狂、人际关系矛盾、抑郁到不想工作等等,都是心理咨询师的工作范畴。

而在考咨询师证之前,在我刚开始因为婚姻矛盾去做心理咨询的时候,我也以此为羞耻,不敢告诉他人我在做心理咨询。但我自从心理状况调整得稍微好一些以后,我的羞耻感逐渐消失,我开始能够理解,我那些痛苦,不过是一种普遍存在于正常人中间的现象而已。

于是我开始把自己在做心理咨询这件事情当成一件普通的事情来告诉周围的人。甚至还是带着一点炫耀的:因为我周围所有的人都能够看到,我是如何慢慢的变好的。

至于后来决定考心理咨询师证,是因为我确信这三年的心理咨询彻底改变了我人生的方向,给了我女儿一个新的起跑线,说的更加上纲上线一点,可以说是改变了我们家族的命运。

——小莉说的:母亲的人格,才是孩子真正的起跑线。

我因此而受益,同时又有这个天分,于是我决定尝试着自己走入这个行业。真正进入到这个行业,我才又了解到一些我之前并不清楚的事实:虽然咨询费并不便宜,但这个职业仍然是一个情怀的职业,并不是大众想象中的那么赚钱。

挂靠的工作室会要扣去一定比例的提成;职业特质决定不可能周一到周五满负荷工作——情绪垃圾桶不能一直倒进垃圾,也需要清空的时候;需要定期进行继续再学习;咨询师的成长周期非常长。

于是我彻底放弃了做专职咨询师的打算——既然是情怀和兴趣,那还是继续维持现状下去吧。行业内都知道的:一对一咨询不怎么赚钱。而讲课、做沙龙之类的对于增加收入而言是更加快速便捷的手段。然而,一个人从出生到成年,人格形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课程和沙龙这样的短期作用,很难稳定有效的改变一个成年人的人格,唯有长期维持的一对一咨询才可能。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高质量的一对一心理咨询本身就是一件奢侈品。前段有一篇网文说:“我的奢侈品不是化妆品,包包等,我的奢侈品是心理咨询”。我看了忍不住笑,这个奢侈品比化妆品和包包高档多了,关键是,有钱还不一定能买得到。

我曾经了解过我的咨询师以及她的工作室,她们极少做广告,也不推广,甚至当我想要报她工作室的课程的时候,她还建议:你暂时资历不够,不要参加为好。资深的咨询师们,就是如此的冷淡而实诚,到目前为止,三年多,我在心理咨询方面用了大约十万元。这十万块让我从一个执着于离婚的怨妇变成了现在的我,让我岌岌可危的婚姻变成了现在的平静温暖,让我女儿从可怜兮兮的小女孩成为现在阳光自信的样子。我敢说,这里面的每一分钱都值得。

——本文作欧阳翼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一个肿瘤放疗科医生,是一个妻子,一个妈妈,还是一个女儿。希望我的文字能给你温暖和力量,愿你我都能直面生活,欣然而笑。

本心有话说:心理咨询应该是人人都需要的产品,如果每个人都需要学会理性思考,梳理个人传习而来的想法和意识形态,稳定三观,养成思考和反省的习惯,好的心理咨询能帮你化繁为简,越做越轻松,一次奢侈,终生受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